环亚娱乐ag88-环亚娱乐ag88官网-环亚娱乐ag国际厅
咨询热线:

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 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查看联系方式>>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被高房价逼走的企业又回来了,体验过深圳之后,它们已别无去处

文章来源: admin     时间: 2019-04-04

  

过去一年,深圳上演了一场艰难的拉锯战。先是有一万五千家企业出走,转过年之后,一大堆企业又掉头杀了回来,俨然一个“逃回北上广”的企业版。

当然,出去进来的进程从未停息,犹豫不决和义无反顾从来就是人性最矛盾的两面。

世界上从来不缺少这样的事。一个星期前,一群身披蓝色黄星战旗的怒士从四面八方涌向伦敦议会广场。他们高举着“交给人民决定”的抗议牌,爬上丘吉尔雕像,厉声呵斥,声称要捍卫属于他们的未来。

让百万人如此愤怒的,是差不多3年前的那场脱欧公投。过去和现在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人民”。

困扰他们的是那个永恒的问题:留下还是离开?

01

命运总喜欢开玩笑——你要搏一把明天,我偏要看你先如何安稳度过今天。

2019年3月,一堆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深圳市行政服务大厅,有些甚至两三个月前才来这办理过手续。

这些人胳膊肘夹着小皮包,头发打了油向后梳成背头,市政府行政大厅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们中大部分是不久前才刚把工厂从深圳迁走,现在又要迁回来的中小企业主。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们意气风发,企业迁出手续办成后也不忘撂下句“爷再也不回来”的狠话,然而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感。

看到这样的场景,欢呼几乎已经要压抑不住——几年来那些唱衰深圳产业空心化的,现在就要让你们全都啪啪被打脸。

但是,且慢。

就在庆贺中小企业主回迁新闻席卷全网的48个小时前,爱普生(精工)才发布公告,宣布计划在2021年关闭深圳工厂。

高房价的巨大镰刀高悬在那里,指不定就落在谁身上。大企业倒是能卷款向东莞、佛山等地四处逃散,只留下中小企业主在风中摇摆不定。

02

这是继2018年7月,高地价逼得华为动用40辆车,60个车次,浩浩荡荡把2700名员工从深圳运到松山湖,开启企业逃离狂潮之后的一场戏剧性大逆转。

回归的理由出奇的一致,亦如过去的离开。因为,离开深圳要付出的代价比留下来的还大。

今年开春人头攒动的市政府行政大厅让深圳市长陈如桂眉开眼笑了一把。

去年迫于高地价出走的1.5万余家企业,有一小批陆续在办理回迁手续,而且,迁回来的还多是主打高新制造业的无污染中小企业。

陈市长笑了,往年只看到高房价把精英企业往墙角逼,没想到它还能充当产业结构升级的大漏斗,把那些高污染没前途的企业全部“挤走”。

连国内最大的无线宽带专网运营商北讯集团也在这场闹剧中白忙活了一场。

这家头部企业在2018年年底迫于股市低迷,阶段性资金紧缺的压力,被战略投资者勒令马上逃离深圳。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过完春节,集团在开年回来的第一天就改变了主意,要求总经理立刻办理企业回迁深圳的手续。

和他们一样带着生的希望到外折腾一番又回来感叹还是深圳好的中小企业被二三线城市的企业成本吓怕了,争先恐后以新一轮姿势花式回深。

远赴二三线城市的中小企业,土地成本是降低了,但其他成本却上升了。二三线城市没有深圳的花花世界来得精彩,年轻的员工不愿赶赴前线和企业共度时艰,年老的又没有技术,达不到上岗要求,导致企业用工一度陷入瓶颈。

更可气的是,当地政府审批效率低,项目审核一拖再拖,就连花钱请人都无济于事。再加上品质达不到预期,惨遭退单无数。

一来一回之间,企业的损失已超出当年在深圳硬抗着的地价大山。

迁入和迁出是一本经济账,二三线诱惑的确是大企业的盘中餐,对于高新制造业的中小企业来说,则是鱼和熊掌。

03

高地价、高房价是深圳的软肋,在疯狂被唱空的浪潮中摸爬滚打沾了一身唾弃口水的深圳此刻也意识到四十年商海浮沉积淀下的产业陆续迁出的严峻性了。

低租我深圳给不了你,但二三线城市办不到的,我深圳不仅统统满足你,还要又快又好。

于是,深圳大笔一挥,出台了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的若干措施。据深圳特区报,过去一年,40余项“秒批”服务,300项“不见面审批”、建设投资项目审批“深圳90”等一系列新规接连炮轰出台,旨在最大力度简化企业审批流程,宁叫你绝不求人。

在虹吸劳动力人口方面,深圳也没落下。2016-2017年,深圳就以傲居粤港澳大湾区前列的劳动力资源,以200万左右的差额和广州叫板。

也因此,在这块只有广州1/4大小的土地上,2018年交出经济总量达24221.98亿人民币的好成绩,赶超香港,位列全亚洲第五,同时“喜提”人均密度全国第一的桂冠。

数据来源:Talking Data

然而,看似一片欣欣向荣之余,深圳的房价却像坐了热气球,只升不降。

半年前,智谷趋势曾讨论过深圳高房价逼走企业一事,黄局长就指出,从2011年到2017年,深圳一共改造了1428公顷工业区,其中工改居比例高达50.8%,相当于一半的土地都拿去打房地产的生意了。

一栋栋高楼在原来工业区的位置拔地而起,而原来的工厂迫于地租早就离开了这片80年代的淘金热土。一条连接深圳凤凰山和机场码头的公交线见证了历史变迁,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途径的工厂站牌名都换成了楼盘名,类似的例子在深圳不止一处。

在深圳,房地产吞噬制造业还在继续。

和增量的房地产库存一起飞涨的,是深圳一路昂首向前的房价。根据安居客最新数据显示, 40年来开足马力发展的深圳房价已经高居全国第二,截至4月,录得5.4万/㎡。

(和房价一样令人胆战心惊的,是深圳位居全国第一的房租 数据来源:诸葛找房)

这果然是一座善于缔造奇迹的城市,供给曲线在这里也要黯然失色。富豪们要开心了,眼前的这堆房子价值只涨不减,但赴深想要赌一把青春的外来人员恐怕就得愁得青年谢顶。

但是,对付高房价,回过味的深圳终于祭出杀手锏。就在这几天,一条新闻给深圳青年们打了一剂强心剂——

深圳500多万套的城中村房子在将来7年之内不能再旧改了,所有城中村纳入整治规划,到2025年要完成5502公顷的目标。

(去除不可开发用地,待整治的城中村密密麻麻布满深圳)

图片来源: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

“城中村”就是深圳最强有力的调节器。难怪,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峰还高喊:“深圳竞争力超过北京,要感谢城中村!”

北京也有村,但北京的村分布在边边角角,或许应该叫“城边村”,不像深圳,村和繁华往往只有一街之隔。北京超过三千万居住人口,城中村只能吸纳少少,近些年更是遭遇连番清理;深圳两千万居住人口,城中村包容下了一半多。

感谢城中村其实就是感谢来深追梦的人。过去一年,北京人口流失30万,深圳新增50万。倘若没有城中村接纳外来人员的小小梦想,即使企业回迁,深圳在未来一年的日子里也不会太好过。

此刻的深圳半梦半醒,房价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唯一侥幸的是,对于任何阶层的人而言,深圳至少留下了一块让梦想安睡的地方。

搜索

复制

【返回列表页】